浅谈任桂子书法艺术 编辑



任桂子书法作品《小桃红·绍兴于侯索赋
 

    书承钟鼎篆隶之端正典雅,笔写真楷之体又别出心裁。近日笔者在成功美术馆推出的“庆五一”馆藏展上,有幸赏析到中书协理事、河北书协副主席任桂子女士的数幅翰墨佳作,不胜欣喜!略作赏鉴,与广大藏友共享其兼容诸体而端庄俊朗的书风情致。




任桂子书法作品《李白诗句》


    任桂子是在书法创作上做了大量探索和实践的当代女书家,其书法脉络从初涉唐楷,到后来的兼及甲骨、金文、汉隶的学习,再到二王、米芾等历代书家风貌的吸收,可谓书承正统、法传正朔,而融其情志、彰显时风,做到了唐代大书法家孙过庭 “古不乖时,今不同弊”,所强调的书法艺术“传承与发展观”。既有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褚遂良等唐楷四家在楷书法度上的继承,也还不乏在《曹全碑》《礼器碑》,甚至是《毛公鼎》、《散氏盘》、《季虢子白盘》等名器隶篆书笔意临习过程中的体悟和参入。这使得他的楷书创作,在楷体原有整饬的用笔、结体等方面,又更增摇曳跌宕、清新脱俗的活力。如成功美术馆此次馆藏展推出的《李白诗句》《王安石诗句》两幅,勾勒点啄笔笔到位,使转起落笔态遒美,结体媾合相映成趣,俨然是楷之正脉也。再有“中”“闻”“奇”等竖划的用笔中,又见笔锋不时调整形成的虬结之貌,显见篆隶名器书风的古拙之形。还如“易”“梅”等字,行笔迅捷形成的枯笔飞白映带,也更在墨法上丰富了整体书韵内质,使之篆隶笔意用于楷体书写中,端庄典雅有古朴秀朗的书风特征尤为突显。



任桂子书法作品《王安石诗句》


    任桂子在楷书上的传承与发掘还不止于此,譬如她的小楷作品就有鲜明的晋人书风超迈清逸气息,尽显其遍阅诸体,回归楷书线条、结构本身,极素反饰、返璞归真的冲和韵致。如成功美术馆馆藏的这幅《小桃红·绍兴于侯索赋》用笔圆润、娟秀,起始多尖笔出锋,收笔或提或顿,撇法肥起瘦收,捺笔瘦始壮落,可谓运笔灵活而变化丰饶、神采飞扬。同时结体上,注重排叠、避让、偏侧、向背、穿插等关系,整体呈现出方圆、疏密、虚实的书艺矛盾调和,及其带来的整体错落有致、谐和统一又气韵连贯的书风样式。简单举例如其中的“未”字,横化排叠短促粗壮又紧密营构,竖划取“悬针”之形,出锋起始、顿笔调锋、行笔挺拔,再加上波磔两笔形成的开张之势,带给观者疏密得当、结构稳固的观感。这种整体上错落、开合的布陈,与之笔线上内敛隽永的意态的对比,使得整幅作品整饬温润中尤显灵秀之韵,书风更加耐人寻味。




任桂子书法作品《白居易诗作》


    如前所言,任桂子楷书上取法高古、广博,而又别出新意的书风特征,与其对篆隶的扎实研习实践和深入体悟关系极深。比如她在隶书上笔意古拙简逸,体势上宽扁之态的重视,都可见其在《曹全碑》的飘逸,《张迁碑》的雄浑笔意的取舍。如成功美术馆馆藏《白居易诗作》隶书,蚕头的起笔,飞动的波磔,宽博的结体,一波三折、枯润遒劲的笔线,舒展超逸、风致翩翩的情状,都可见其在篆隶传承上深刻的领悟与转化运用。




任桂子书法作品《徐元杰诗作·湖上》


    而其由隶法中觅得的超迈神采,嫁接于其楷书的创作中,再一次碰撞出鲜活、丰富的书韵火花。如《徐元杰诗作·湖上》《清风徐来》《高莽·即事》联等作品,笔线单纯、干净利落,既有楷书法度上要求的字体结构的律动谐和美感,也还蕴含有钟鼓名器石刻篆隶的古朴劲挺与端庄典雅。如此,于书法诸体上循环往复的实践探索,及围绕其主观书法审美思想的融汇取舍,在保留唐楷大气、雄浑之上,舍弃北碑田舍粗粝,取其古韵朴拙,兼及晋人逸态韵致,其承古去俗、别开生面的整体书风已然蔚然可观矣。
(文\成功美术馆书画艺术评论员 冯宜玉)




任桂子书法作品《高莽·即事》
 

 
书法家简介:任桂子,女,1959年9月生,号衡顺斋主,河北保定人。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河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河北省女书法家协会主席、河北省书法家协会评审委员会副主任、楷书委员会主任、鉴定委员会主任。河北省第8届政协委员、河北省第7、8、9、10届文联委员、河北工程大学客座教授、邯郸学院客座教授、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河北省广播电视台专家组高级专家、高级编辑、河北省政府特贴专家 。
 


任桂子书法作品《清风徐来》
暂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