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进联”国画山水系列部分作品欣赏 编辑

20201227163524.jpg

冀进联,1961年生,陕西蒲城人,八十年代初研修于北京中国画研究院山水画班,受教于著名国画家何镜涵,陈大章二先生。在此期间系统严格地学习了国画山水专业的基本知识、后又研习著名国画家宋文治先生的山水画,在京学习期间还曾得到中央美院多位名师大家的绘画指导。现为;陕西省美术家协会理事、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陕西长安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陕西西安大唐书画院常务副院长。陕西金融书画协会常务副主席。_20201226100208.jpg

作品《银装太华》1988年曾在香港举办的亚太地区美展中参展并获大奖。另有百余幅作品在全国、全军、省市等各级展览中入展并多次一、二、三等不同奖项,个人作品及事迹曾在《解放军报》等中央及省市媒体广泛宣传刊发。个人作品及传略及作品被收录于《当代书画篆刻辞典》,2005年5月曾在西安成功举办个人山水画展,2007年7月赴韩举办十人联展并进行艺术交流。2010年6月同著名书法家白京勤联袂在西安亮宝楼成功举办二人书画展。出版有《大秦岭冀进联山水画集》,山水画《万山红遍》被陕西省省政府悬挂并收藏,另有《云开日出秦岭秀》等上百幅精品力作先后被全国多家机场贵宾厅、省市级办公大楼、文博单位收藏。

_20201226100219.jpg

文/李明琴陕西有山,秦岭为最。这座被人们尊崇为父亲山的山脉,极具中华民族象征意义,她以博大的胸怀横亘在神州大地的中央,连接华夏南北,从而使南北一体,国土相通。大秦岭用“雄浑”两个字来概括是恰如其分的,因为她那大山大水的苍茫感、纵深感和包容感是在其他山脉所感受不到的。而这种偌大的“气场”所在,也深深地吸引着冀进联。“有时候心情好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一个人开车直奔秦岭,一个人画一天。也有时候不画画,在山上坐上半天,望着气势磅礴的大秦岭,感觉世上所有的事不过是过眼云烟。

_20201226100242.jpg

冀进联若有所思的说,欣赏秦岭山脉就像是在品尝一碗牛羊肉泡馍,粗略看上去混混沌沌,但仔细看碗面的肉刀工却很精细,馍粒掰得很有规则,里面的汤料也耐人咀嚼。中国的山水画向来讲究心与物的关系,其画境自然随心性而超然物外,禅意山水呈现出疏淡高远、清逸空灵、净澈澄明的境界。那么冀进联的画让人更多的品味到山之中、山之外、山之境更大范围的生机、禅机、禅意和无数况味。

_20201226100313.jpg

记得石鲁先生说:山水画就是人物画,画人的精神、人的阅历、人的修养。画画就是画自己,画自己对人生的感悟,画自己的学问、自己的见解,以及对人生和社会的认识。冀进联完全将自己置身于山山水水中,观他的画,也常常让人产生幻觉,他的山水画可以稀释现代都市过于喧嚣的那份沉重,把人们带到山林烟云的浩瀚滋养中,带到微波荡漾的水境里。

_20201226100348.jpg

又仿佛行走在绵延纵横、烟雾缭绕的秦岭山脉里,有时候是山势险峻且被绿色植被裹得严严实实,青草藏于枝间;有时候是“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有时候是奇峰峻岭,枯藤缠绕老树。不管山有多高,偶尔一回头,但可以看见“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般诗中的情景。

_20201226100230.jpg

端详《大秦岭》冀进联山水画册,从《秦岭春早》到《千山无尽染秋红》,从《夏山积翠》到《晴雪》,观其作品,既有岭南派的秀美,又有长安派的浑厚,以大景山水为主体,取材多表现崇山峻岭的雄奇景观,大美的景象与崇高的大山精神融为一体。有大刀阔斧淋漓酣畅的惬意,亦有洗尽铅华不计得失的本真,更有皴擦点染自由自在的开阔。在他的画中,峰峦浑厚,杂树丛生,楼阁掩映,潺潺急流。山石用小笔劈皴,笔法尖颈峭立;山势用劲线勾勒,连绵起伏,浩瀚无边。

1609057726999714.jpg

这也基于冀进联老师是土生土长的大西北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加之其青年时期又有铁马军歌的军旅倥偬生活,在军营大学校、大溶炉中的知行合一的学习给养、磨砻淬砺,最终百炼成钢,造化为炉。经过花开花落,历过暗淡与炽热。这些,最后都幻化成他笔下的水与墨,散发出春之温馨,夏之炽热,秋之清爽,冬之煦暖。那些经历过的喧嚣和静谧,在他的笔下,印记成一段段岁月的记忆,一幅幅惊艳的画图。

1609057713377087.jpg

传承和弘扬都尤为重要,是文化自信的坚持,更是文化弘扬的坚守。艺术来源于生活,也高于生活,除了内外兼修,在审美和创新上不断提升自己,更在意搜尽奇峰打草稿,为创作有灵魂、有生命的作品,孜孜不倦。冀进联长期以来坚持不懈致力躬耕于山水画创作,并寄情于习近平总书记心心念念的大秦岭之青山涧水,“保护环境,保护野生动物,保护大秦岭,是每一个公民,每一个艺术家都应当仁不让。

20201226100431.jpg

”采访中冀进联深情地说,“感悟秦岭就是在欣赏一位豪爽豁达、威仪刚武的秦地汉子,他粗犷而又不失婉约与细腻。所以,你必须从细微处来触摸她,认识她。”

20201226100422.jpg

走遍万山不言苦,写尽千山永登攀。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苍山同样不负苦心人,有志者毕定事竟成。因此,在他的鸿篇巨制、丈八《终南秋韵》便可一斑可窥全豹——通观《终南秋韵》大山水,画家以“三远法”的大手笔构图用笔方式大刀阔斧般地画出了终南山的壮观挺立天地间,峰岭叠秀不断连的万千气势、辉煌灿栏。

_20201226100303.jpg

山水之气韵深感于心,挟笔写之,淋漓痛快。其线条之变化,墨色之更迭,构图之大胆,手法之多变,都得益于山石之钟情,更得益于笔耕不辍的经营。大自然在“终南山”中所凝聚的一切钟灵神秀,历史云岚,沧桑巨变。仿佛我们在画家无限大美的丹青中便可以极目追踪到那文化渊源、那历史云烟,那中华万象、那苦难辉煌……

_20201226100328.jpg

冀进联的画里让我更叹为观止的是石头,秦岭的石头,鬼斧神工。曾经有位画家说, 笔墨有它的品格,中国画讲意境和品格,从笔墨里显出来的,涉及到人们对创新理解的角度不同的问题。中国画里的石头,下笔时需浓淡枯湿,来不得半点犹豫,用笔用皴时的摆动方向与真正的石头的转折关系非常吻合。冀进联说“你不要看这块石头的阴影部分一片黑,其实画时并非无规律地乱涂成一团黑,而是一笔一笔按山石结构排列上去的。”从这些细节就能看得出画家畅快淋漓的用笔与用墨即是中国的笔墨理念,始终贯穿整个绘画过程。

_20201226100440.jpg

有人说现在生活节奏变快,人们不可能慢慢地去品你的作品,希望一看就懂,于是中国画都在搞视觉刺激,这种理由太浅薄了。生命的和谐对于生命的生存很重要,它需要有两种状态,一种是动的状态,一种是静的状态。“任你红尘滚滚,我自清风朗月”冀进联更喜欢在自己的书房里,全身心投入画画,并享受整个创作的过程,任世界风起云落,浮躁不安,这即是生命的另外一面——静。

_20201226100413.jpg

而他的秦岭、他的森林杂木、他的棋山怪石,造境构意活灵活现无不体现着动,这恰巧也是中国画对待生命的态度。读诗即读心,品画即品人,在冀进联的画里,穿过千年的浩瀚,越过万年的烟云,尺犊之间腾挪跌宕,感受秦岭的气势和风云,提炼生命的纯粹和感动,瞬间顿觉山川大岳赋予自己的,是山之风骨,地之胸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