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也能矗立艺术潮头 编辑

  邮件艺术诞生在一个交流受限的年代;一个“官方”艺术形式越发响应资本市场的需求,只为满足中产阶级、艺术品商人、评论家以及大量剥削艺术家的画廊主的受益,而无视整体社会现实的年代。

  邮件艺术可以有许多不同的称谓——Mail Art、Art by post、Mail Order Art,然而它绝不是一项“某某主义”(- ism),而是近年来诞生的最为可行且平易近人的、反资产阶级、反商业、反体制化的艺术表达手段。

  这种艺术形式缩短了国别之间的距离,使展览与信息交换变得容易。与老式的艺术沙龙和近年来越发弱化的双年展不同,邮件艺术中不存在作品的批判或评奖制度。通过这种新的形式,艺术重拾了它的核心功能:抗议、谴责、信息的传播。

  信封、明信片、电报、邮票成为了作品的载体,邮件艺术的先行者们将它们视为一种替代美术馆与画廊的新型空间。这些“新型空间”承载着拼贴、绘画、文本、复印件、橡皮章邮戳等形式各异的创作,被寄往某个或某一群收件人手中。很多时候,邮件也会在环球旅行之后再次回到寄件人的手中。邮件艺术是集体创作的成果。在这里,邮政业务成为了作品重要的中介,可以说它是作品最为重要的一部分。在《邮件艺术:一种新型的表达形式》一文中,阿根廷艺术家奥拉西奥·萨瓦拉(Horácio Zabala)和埃德加多·安东尼奥·维戈(Edgardo Antônio Vigo)清晰定义了在邮件艺术中对邮政业务的运用:“倘若创造者只是单纯为移动一件已经完成的作品而选择将其邮递时,我们并不能被称之为邮件艺术,比如邮寄一件雕塑作品。在邮件艺术中,作品必须经历一段特定的旅程才能完成自身。换言之,被邮寄乃是邮件艺术作品必须经历的命运,也是其被创造的目的。而这一系列要求决定了作品自身的形式(尺寸、邮费、重量、作品所传达的信息等等)。”